生当做走兽,死亦为毛领。

【蔺苏】我不认识那个NPC- 2

“这些是什么?”梅长苏指着满屋子飘飘荡荡的水红轻纱帘和墙壁上的暗金纹饰,问蔺晨。

甫一醒来就见眼前一片模糊红色,他几乎要以为自己被杀死了。

“醒了?你这一觉睡得可够久的啊。”蔺晨走过来递他一杯水,道:“我布置的,怎样,喜欢吗?这可是城里织锦阁顶时兴的料子,多少姑娘哭着喊着我都没送呢。”

头一回职场失误的蔺少阁主,怀着一颗内疚的心,却没办法修改系统做出的决定。

因而,他决定利用自己个儿的身份与财力优势,想着尽量弥补一下梅长苏的损失。

梅长苏嘴角抽了抽,不知为何脑中飘过四个大字:“金屋藏娇”。

什么鬼?!

他赶紧把这四个字脑内粉碎。

梅长苏艰难撑坐起来,垂眸道:“蔺晨,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其一,我不是‘姑娘’;其二,这画风真不适合我。”

梅长苏头上发光的名条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不见,大概是黑名单的缘故。

梅长苏羸瘦的身形佝偻着,胸口起伏喘动,从侧首看去极单薄。

他的体力值还维持在最初的2点。在面板上柱状条上连个底子都没满。

本来接受主线任务时会有能力值点奖励,但因为那个意外,他的数据没有任何增加。

这几乎是一碰就要死啊,蔺晨悄悄翻看着他的数据,心下更不好受了。

“那你更钟意什么样的画风?”蔺晨坚持道。

梅长苏没说话,打开自己背包想找套衣服穿,总不能一直这样着里衣躺着吧。

【赤焰手环】*1,剩下的空空如也。钱币一栏也是个零。

......原来新人礼包也被克扣了呀。呵呵。

梅长苏抬头笑道:“画风什么先放一放不急。我现在更钟意,蔺少阁主能借我身衣裤应急。”

这就是梅长苏这人的好处,再令人崩溃的情况面前他都能笑得云淡风轻。

正经的泰山崩于前后左右而不变色。

然后边笑还边能开启高能思考模式,以智商优势分析理清,化解危局。也难怪萧景琰那帮小子送他外号“淡定哥”。

“好嘞,等着。”蔺晨又帮他揶揶被子,转头出去。

不过等蔺晨拿着衣裳再回来,梅长苏就有点儿笑不出来了。

他捻起那件布满琅琊阁特色云纹织样的风雅外袍:“你只能找到这个琅琊阁阁主服?”

“除了这身,就剩下童仆的衣裳了,且上面也有我们阁子的标记。你选吧。”蔺晨回答道。

梅长苏不死心,想了想,问:“上回见你时你那一件纯白的剑士袍呢?”

“啊,那个啊——”蔺晨道:“那个是我量身定制耍帅专用的。而且还是宽松款,主要是方便营造遗世独立飘飘欲仙的效果不是?”

他眯眯眼,视线一路从对方的脸向下滑:“估计你要穿上,啧啧——走两步柔柳扶风,就得香肩半露,被人当做了惜春楼的花魁娘子拐走可怪不得我!”

.........

系统,我这算是被这个NPC调戏了吗?算吗?!有哪里可以投诉吗?!

 

人在矮檐下。

权衡左右,梅长苏还是接过了云纹的长衫披上。

刚理好腰间花哨的系带,就听见久违的女声提示音响起:

【叮!恭喜玩家获得道具琅琊阁阁主套装*1】

【叮!玩家与剧情向导蔺晨建立联系。】

半透明的状态板上,联系人一栏,蔺晨二字快速地亮起来,后面还缀着一个10的好感度数值。

在【琅琊榜】游戏里,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好感度0-50点是萍水相逢;51-100点是挚交好友;101-150算刎颈之交,再往上叫什么就没有介绍了,大概......就是比割脖子更近乎点儿的关系吧。

另外,梅长苏注意到,他的江湖威望,由零点“蹭”地往前一小蹦,显示数字5。

他好像只是顺口借了件衣裳?他是不是应该今后多跟这个蔺晨借点儿东西,说不定有意外之喜?

不过,主体的人物依然保持在沉闷的黑名单状态。

至少有点进步了不是吗?慢慢来呗。

梅长苏这样乐观着,便站起来掸掸衣袖,对着蔺晨略施一礼,缓缓笑道:“多谢。”

没穿过宽袍大袖的古装,又轻轻拽着下摆边儿原地踱了半圈,问蔺晨:“我穿这个,好看吗?”

还是有些不合身,蔺晨看看,与自个儿身上同款的衫子对于梅长苏来讲,肩袖略宽,裹着衬得人身骨架更间窄。领口也偏大,居然把个正常的合襟领穿出喽层层散襟的效果,露出一寸苍白的颈子。

“嗯。不错。”蔺晨微偏过脸,冲他摇摇扇子算是作答。

梅长苏没看到,蔺晨的脸有瞬间诡异的微红。

【叮!恭喜玩家触发隐藏式大任务琅琊倾情。】

【任务要求:1.与目标情节人物蔺晨达成好感度160+。

           2.与目标情节人物蔺晨共同完成江南十州游历计划。

           3.威望值......】

【任务奖励:玩家黑名单状态解除。】

梅长苏沉默着听着脑海内的女声。

那边,蔺晨已经开始自顾自给梅长苏啰嗦起琅琊山上的飞鹰野兔风土人情。

“安静一点,蔺晨。”梅长苏温言打断他。

蔺晨感觉莫名:“为什么?”

梅长苏不知道怎么回答,看他一眼。

他也想问问系统为什么,要跟这货把关系刷到对着抹脖子再朝上?

那,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这蔺晨瞧着可不像什么稳定因素,何况上次才刚坑完自己一把。万幸,他听不到玩家提示音,否则还不知要出什么幺蛾子!

 

蔺晨不明所以,默默观察着梅长苏平静微笑的外表下几番挣扎的脸色,突然觉得一寒。

他身子那么弱,该是不耐冻得吧?要不要叫人给加个炉子?蔺晨琢磨。

好感度扭一扭,从10爬到了15。

梅长苏:?!刚发生了什么?我这回好像,真的什么也没干啊?


评论(48)
热度(142)

© 秦岭老狐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