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当做走兽,死亦为毛领。

【亲世代】琅琊隐秘-父篇


蔺初源(老阁主)与林帅的故事
还会有一篇子代的对应,自然就是鸽主与宗主啦
两篇算是一个主题,感觉有点宿命轮回的意思
就让我一并打上蔺苏的tag吧
甜虐自知~
——————————————

琅琊山虽是万木杂生百草聚集,但琅琊阁内院,只种一种树,梅树,白梅。
这是江湖人都知道的事。
似乎没有人怀疑这个说法,因为琅琊阁做的本就是靠声誉吃饭的生意,没有人会质疑琅琊阁所提供的消息的真实性。退一万步讲,即使某个愣头青不信,非要一探究竟,山顶的那间高阁雅苑,也并非你说进就能轻易进得的。
实际上,这个说法就是假的。

蔺初源在自家后园里找到林燮时,林燮正面对着一棵石楠树静立。
“你是怎么找到它的?我以为我藏得很好。”
蔺初源随意痞笑着走近拥上他的后背,才惊觉林燮的肩背僵硬,一双眼睛居然是一直闭著的。“出什么事了?”
怀里这个健挺的身形没有动作。莫说别扭的挣扎,他现在连一个下意识的转头也无,任蔺初源握住他的左手。
“树与树的声音也总是不同。你满园子的白梅也掩不住这株开得正好的石楠的说话声。是它邀我前来相认,我便来了。”他答道。
“相认?”
林燮笑道:“吾名石楠,这棵树自然是我的同源亲戚。难道不该认吗?”
这个男人,乍一眼看去坦坦武人相,简单明朗;深入接触后,才会发现此人心若天地,豪气,正气,书卷气,贵气,痞气,天真气,层层心相,倒看不清究竟有几层面孔,看不透他究竟存着怎样新奇的心思。复杂有趣,蔺初源为之着迷。
不过这次,蔺初源没理会他“与树同源”的论调,因为他发现林燮笑得一片迷茫。
轻叹一声,复又问:“出什么事了?”
林燮依旧笑道:“是喜事。我妹妹要嫁人了。”
蔺初源心下有了种奇特的预感,说不清好坏:“嫁谁?”
林燮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他。”
两人都安静下来,不动不说话。
风响。
一丫嫩白色石楠花自头顶枝叉间飘落。
蔺初源盯着,眼看着质地如丝绒般的花瓣在半空中打两个旋,然后在转瞬间——化为齑粉!
林燮,或者说梅石楠,就在这一瞬间右手出招。他手掌外泄的劲气与内心晦暗的火气隔空摧毁了那朵与他同名的落花!
蔺初源略略愣怔,立时也出右手拆招。

这是一场真正的比试,是蔺初源设想了许多次的,却从未想到过会是在此情景下。
这确是一场真正的比试,林燮全力以赴,蔺初源能从那些招式力道里感觉到。
林燮自小习的是林家家传的赤云拳,内家拳法,劲息相容,表里一致,干净利落。除却在战场上,他出手从不使用兵器。
就像现在,斜掌为刃,直取对方左肩胛处。
蔺初源口中不忘调戏道:“林帅这是要谋杀亲夫吗?”脸上却看不见丝毫玩笑的颜色,身形迅速一个后仰堪堪避过掌锋,同时顺势右倾,腕子一翻二指化剑疾奔出去,点刺林燮肋下。他浪荡江湖十载,修习功法虽杂,却是以剑法为主。今日二人都不持武器,但剑招还是使得的。
不论其他,林燮也是个值得尊敬的强悍对手,值得这个习惯于肆意的浪子正经一回。
转眼二人已走过二十三招。仅仅是右手对右手。
他们的左手依旧互牵在一起,温暖干燥,并没有钳制,也不打算松开。
交融与对抗诡异地集合在这两个青年人迅捷的身形上,集合在这场无声较量。

第二十四招时蔺初源终于逮到破绽反手挟制住林燮,一把将人拖到胸前,摆成双掌相抵胸膛相贴的亲密姿势。
他仔细瞧对方脸上因刚刚方寸斡旋的武斗以及某些烦躁怒意,以及现在的姿势而毫不掩饰染上红晕的脸,又浅浅一叹,之后坦然自若凑到耳边轻道:“石楠,心有不快时不适合比武。”
林燮眨眨眼:“我有什么好不快的?”
是啊,萧选是发小,是情同手足的人。发小要与自己的妹妹成亲了。有什么不好的呢?
乐瑶古灵精怪得紧,定要把他那个清冷的皇宫搅个天翻地覆鸡飞狗跳,萧选嘴最笨,也就只会瞪瞪眼睛罢了。有什么不好的?
乐瑶机敏坚强不输男儿,定不会再叫那些个拜高踩低的嘴脸把萧选欺负了去。就像他这些年做的那样。有什么不好的?
林燮觉得自己的泪意来的莫名其妙,自己也不明所以。只好又眨眨眼。
总不能在这个没正形的狗皮膏药面前跌份儿,叫他笑了去。

“叹气当真不适合你,你还是没皮没脸的样子看起来正常些。”林燮回敬道。
“哦,原来你还是喜欢我对你耍无赖啊,明白了!”蔺初源眼见他面色几番变化,终于归于常态又有了与自己斗嘴架的调皮劲,知是方才的比武帮他把内心情绪发泄了个大半,才放下心来配合他岔开话题笑闹。
林燮作势就要拍掉他得寸进尺眼看要摸上自己脸颊的爪子,哪知蔺初源早料到他行动,手下只是虚晃,就温柔摘下他发间附着的落花。
花瓣勾连出林燮一缕散落的发丝。
于是,他张大眼看蔺初源那胆大妄为的家伙将那朵石楠花并他的发丝一起,抿入嘴中,细细吮咬,故作正经道:“嗯,香,真香。”
除去脸红,林帅暂时失去了其他思考或语言能力。
“知道我为何在满院子梅花里单单加一棵石楠吗?”
“哼,卖什么关子,爱说不说!”
“只有梅树的琅琊阁,太寂寞,我不要。”

为什么萧选那小子娶妹妹他会憋闷?谁知道呢!他现如今早没心思烦恼那些小事,眼前这个风流倜傥的“大麻烦”才最是紧要。
有时候爱上个迟钝的傻子也不是什么坏事。
没脸没皮是种技能,专克后知后觉。
蔺初源满足地揽人入怀,想:小皇帝,你就可劲在宫里种树吧。等到那天大梁皇宫被石楠树埋了,估计这小子也不会懂。
————————————————

“要不要我陪你回去参加你妹妹喜宴?”
“好。”
“石楠......你有天也会娶亲的吧?”
“还没想过。”
“哼。你若敢成亲生子,我定会去你的喜宴上喝他个三天三夜,然后立即回琅琊山,讨个老婆来生个大胖小子,将来把你儿子骗过来做儿媳!”
“这都哪跟哪?再说了,你就确定你儿子能有这么大魅力?”
“随我就是潇洒无边,脸皮那是蔺氏祖传。”
“万一随你随成个胖子呢?”
“......”
————————————————

“老头,你房里那个白毛团子是个什么?样子怪有意思啊?”
“你媳妇儿。”




评论(13)
热度(82)

© 秦岭老狐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