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当做走兽,死亦为毛领。

【喻黄】王侯将相(一)

戏子喻×小军官黄


一.

“啊哈——叶老兄,你今儿可迟了!罚酒罚酒!”听见门帘响,汉子朗声笑道。


“我的酒量怎样大孙你还不清楚?你就饶兄弟这一次呗。”叶修吊儿郎当倚着门框,把俩眼眯出副实实在在的狐狸相。

他将身子一撇,让出后面挡着的另一人来:“喏,这位新到京城混的小老弟,黄少天,暂时挂在我军部下头,我带来跟哥儿几个见见世面。”


桌子上酒菜本来已吃得七七八八,都是熟面孔无甚拘束,见又来了新人,席间四五人才端着杯摇摇摆摆站起来。


恰这时候廊底下花厅一阵悾悾呛呛,鼓点声响,好戏开场。有一把清亮嗓子在唱:“吾本在王都远离那西凉……”黄少天给那嗓音唱得闪了一刻神,那...

刚刚,我爸妈对峙于客厅。
我爸对我妈严肃道:“我现在不想吵架。我现在想干你。”
我是该回避呢还是回避呢……

梧桐是凤乡(3)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能真正见到凤凰涅盘。美极了,是种燃烧生命的美,神秘,强大。我流着泪却不敢眨眼,因为他看上去那么不真实。造化与我,不会再有第二次时间。】
————————————————————————

梅长苏乍乍见此奇景,不由得拿眼去看蔺晨,却见对方也是一楞,但旋即恍然而笑,道:“我们虽是撞日出游,不料竟是捡着个大好的时机。长苏,有件机缘怕是好巧不巧叫咱俩给碰上了。走!前去会会!”
二人对视,眼中皆有些好奇兴味,便紧走几步赶奔密林中央。

仔细说来这瀛洲岛长得也奇怪,四周密密植植的满是人难合抱的梧桐巨木,将入岛之人视线挡了个严严实实。但若是真往里走,越走树木反而越稀疏,逐渐卸去遮蔽,露出正当中一块空地...

梧桐是凤乡(2)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能真正见到凤凰涅盘。美极了,是种燃烧生命的美,神秘,强大。我流着泪却不敢眨眼,因为他看上去那么不真实。造化与我,不会再有第二次时间。】
————————————————————————

“蔺晨,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
“说。”
“你我当初在梅岭萍水相逢时,我已是死得透透的破烂尸身一具,你又缘何要费力气救我?”
那人八风不动,眯眼答道:“似我这样的,总要给自己找点儿事做。若不然,生命那么长,要怎么熬过去?你说是也不是?”
他答得没多认真,也不算轻佻,与平日语气皆无不同。
梅长苏听罢,有一时半刻只静静把玩手边一对玉雕描金菩提扣的镇纸,弄不清自己心里想些什么。半晌,才出口调侃道:“是吗?那你拢共...

【蔺苏】梧桐是凤乡(1)

复健期。多担待哈。
————————————————————————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能真正见到凤凰涅盘。美极了,是种燃烧生命的美,神秘,强大。我流着泪却不敢眨眼,因为他看上去那么不真实。造化与我,不会再有第二次时间。】
————————————————————————
梅长苏还未睁眼,就感觉周身火炙样的疼。仿佛是身体的每一个零件都被拆散了,又被个粗手粗脚的学徒匠人揉作一堆,再组装不回去。
可他就着这种疼痛笑出声来。
很好!会疼,说明还没死透。死人才不会疼。
正想着,有人走到床边,戏谑开口道:“你现在可不能笑,刚换了筋骨,这样笑,谁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更何况你自己是看不着你这张脸,如今笑起来是怎样的咬牙切...

还有两周,脱离期末苦海。
这学校人多得没法呆了。
我要回金陵。

一个BE致一个我热爱的CP【1-2】

走心的BE不套路。
【比死别带感的BE方式多了去了^_^】

等我放假了可能挑一些写成独立篇哈。现在先记一些更和段子。

【陆花】

“我现在只希望,这是一场醉鬼的噩梦。”陆小凤的话出口很慢,每一个字都与前一个字干涩地摩擦出碎屑。
相反的,他的手却是极快地收回,食指与中指,堪堪止住去势。
灵犀一指,中断的灵犀一指!

他突然想到司空摘星说过一句话,他说:“若是哪天陆小鸡的灵犀一指也会不稳,我就要信那猪会上树床会跑了。”现在,陆小凤几乎被滑稽到要笑出声来,却不是为了上树的猪——

花满楼坐着,毫不见怯于灵犀一指的风势,他甚至还在平稳地摇动折扇。他的笑也没有淡。
最干净的笑,君子的笑,令陆小凤通体舒服的笑。然君子非君子。

陆小...

等暑假回国,给撸否除除草吧

【蔺苏】剔情箭(上)


短篇。除草。
——————————————
蔺晨低头看着冒出的一截箭翎,轻笑一声,又叹息一声。叹自己此时还能笑得畅快。
箭是副好箭。
精铁三寸三许,攒成极细极光滑的条,端头用的八星冰镞,能麻痹筋肉,入肉基本上觉不出疼来。这便是传说中的剔情箭,琅琊阁绝密的神器。
等着吧。待这芯子里的药力一散,再将这箭翎一剪一抽,心内深情挚爱尽数忘去,只留下胸口血洞洞一个,也可能血都流不了两三滴。
无伤肌体,他却每每觉得,这恐怕是世上最损德的武器。
蔺晨实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竟也要尝尝自家独门暗器的滋味。

对面持弓的人已然转身欲走。仿佛一刻也不愿再停留他身边。
蔺晨提着气朝他背影喊道:“最后一回了,你过来,最后一回,替我剪断箭...

【蔺苏】月光光,心慌慌-22(终章)

居然是狐狸我来终章,你们不怕我搞事情吗?

不过这次不搞事。毕竟是温情向欢乐向~

哈哈哈哈哈

————————————————————


时间并杂事乱糟糟滑过去,梅长苏心下却甚觉安定,头头尾尾小几十载加一块儿都未体会到的真切的舒畅与稳定。

咋说呢?不需要再算时算日了。

他顶着一张少年的脸孔,却做出熏熏然如贪陈酿的糟老头子情状来——就如冬日围火,炎日饮冰,就如,梅郎瞌睡得紧了,手旁边就正好有个名儿叫蔺少阁主的顶好的大枕头自己个儿递上来。

梅少爷这几日觑着他玄乎的面部表情,叫蔺晨在这金陵顶冻人的数九寒天儿里头,生生被看出一脊梁的白毛汗。

 不会是私酿的小金桔酒被这祖宗惦记...

© 秦岭老狐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