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当做走兽,死亦为毛领。

【蔺苏】剔情箭(上)


短篇。除草。
——————————————
蔺晨低头看着冒出的一截箭翎,轻笑一声,又叹息一声。叹自己此时还能笑得畅快。
箭是副好箭。
精铁三寸三许,攒成极细极光滑的条,端头用的八星冰镞,能麻痹筋肉,入肉基本上觉不出疼来。这便是传说中的剔情箭,琅琊阁绝密的神器。
等着吧。待这芯子里的药力一散,再将这箭翎一剪一抽,心内深情挚爱尽数忘去,只留下胸口血洞洞一个,也可能血都流不了两三滴。
无伤肌体,他却每每觉得,这恐怕是世上最损德的武器。
蔺晨实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竟也要尝尝自家独门暗器的滋味。

对面持弓的人已然转身欲走。仿佛一刻也不愿再停留他身边。
蔺晨提着气朝他背影喊道:“最后一回了,你过来,最后一回,替我剪断箭...

【蔺苏】月光光,心慌慌-22(终章)

居然是狐狸我来终章,你们不怕我搞事情吗?

不过这次不搞事。毕竟是温情向欢乐向~

哈哈哈哈哈

————————————————————


时间并杂事乱糟糟滑过去,梅长苏心下却甚觉安定,头头尾尾小几十载加一块儿都未体会到的真切的舒畅与稳定。

咋说呢?不需要再算时算日了。

他顶着一张少年的脸孔,却做出熏熏然如贪陈酿的糟老头子情状来——就如冬日围火,炎日饮冰,就如,梅郎瞌睡得紧了,手旁边就正好有个名儿叫蔺少阁主的顶好的大枕头自己个儿递上来。

梅少爷这几日觑着他玄乎的面部表情,叫蔺晨在这金陵顶冻人的数九寒天儿里头,生生被看出一脊梁的白毛汗。

 不会是私酿的小金桔酒被这祖宗惦记...

【蔺苏】月光光,心慌慌-08

狐狸回来串场子,时间线又跳回少年期。

基本设定:长苏重生在小林殊身上,遇到小蔺晨,开始各种调戏之旅。

前文请搜统一tag:调戏白月光行动

联文隔日一更,晚上九点整发文,跳票码万字肉~

我很温柔地抛出了锅。下一棒 @南知 
————————————————————

(八)

金陵。穆霓凰和梅长苏岔着脚坐在树上分橘子吃。

梅长苏还回想着小时候的事儿出神。

小霓凰凑近,亲昵地一巴掌唬上少年的左肩,看梅长苏差点被自个儿掀下树干去,笑得乖张,却快速悄声道:“查看清楚了,穆家军中有两个调入,都是去年开春,经由禁军转置的。陆伯伯那边宛西军也有三五个不清底细的,跟你给我说的时间...

【蔺苏】挪命(上)

1.这是蔺苏文!并不是苏蔺!我觉着!

2.并没有生子什么的奇怪东西,这个只是个情节!

————————————————————

飞流风也似冲进来时梅长苏正在小厅拭剑。
计划进行比料想到的还要顺利。

昨夜宁国侯府一役落罄,该翦除的人翦除,该招拢的人招拢,于他算是个完胜。

而今的金陵,因着他一个梅长苏,不论旁人承认与否,早已不复一年前太平的格局。

而这份“太平盛世”,正是他携同他的江左盟,以及背后的助力琅琊阁和药王谷,尽全力图谋撕碎的一块陋布。

撕碎?昭显于世人前?快了!

梅长苏下意识活动了下四肢,久坐却无甚酸硬感。
说来奇怪得紧,以往每次谋划妥当一场诡局一招险棋,殚精竭虑,不说一病卧...

【蔺苏】草木(上)

短篇。

————————————————

如若有人告诉你,你重比万钧的一生不过旁的人口中一场玩笑赌注,你,该当作何感想?


“怎么又坐得离炭炉恁样近,说了多次了,躲开点!”蔺晨拿着把扇子隔空敲打他的头顶,笑得一脸漫不经心,似乎这世上本就无甚值得他牵念的东西。笑罢,蔺晨轻道:“都说喽草木无情草木无情,长苏,你哟,合该是棵病蒿。”

这一句话,如利刃直直穿胸,破开阻滞,倏然间就叫梅长苏想起来了,纷乱乱的,前世的事,眼前这人的事。

————————————————


古久的记忆里,他梅长苏本是一株包治百病的板蓝根精,生在谷地老树荫蔽处,得开灵智久矣,大约木灵本性...

《旧言拾》余本通贩

近来有几个宝贝儿问我通贩的事情。

一直没有消息,这里统一抱歉。

余本通贩地址

售价:40RMB/册

余量:20册

收录篇章我就不具体详陈啦,基本我所有的短篇都包括在内。

依然是淘宝的路径

上次贩售错过的孩子们可以去光顾一下。

谢谢!

 @南十字星  @y2016y  @有你足矣 

另,再次感谢主催大人的默默支持与努力 @林林殊 

【蔺苏】妖孽

短篇,一发完。

失踪人口回来冒泡。咕嘟——咕嘟——

——————————————————


那句俗话咋说来着?哦,第一眼印象真个是顶顶重要的。

梅长苏么,头回听说,总结而言就是,这人怪得很,经历一言难尽的凑巧传奇,不接地气儿,像话本子里蹦出来的妖精似的,蔺晨这么琢磨着。虽然那时候他还没得着梅长苏这名儿。


和十几年之后才被人逮着的聂锋不同,林殊没有经历漫长的流浪时光,也就没有那个机会天然成长为一个口不能言却反应机敏,善于远避人群生活的大毛球子。

因此,蔺晨在最初匆匆瞥见的,是被自家老子连拖带抱带回来的,一浑身上下血乎淋拉的人形——钻破皮肤新长出来的长毛一绺一绺和破碎的铠甲粘在一...

这年头……
我不过是去献个血,然后怕老妈老思想矫情就没告诉她。
血站送的小玩偶就说是抽奖赢的。
结果隔天手臂上青紫了一片。
我妈那个眼神……
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
妈您老到底脑补了些什么😂😂……

上次答应了【百日情趣】的活动【在没睡醒的状态下......

在获悉是要画图并且被三个妹子抽中并且包含茅台太太时......我整个人是懵逼的。

 @一壶茅台  @木子禾   @夕烧 

强调一下哈:狐狸平时是从不画人的,也就会写写文了。纯属灵。魂。画。手。

灵!魂!画!手!

平时也就看看武侠的画本本,很难get到妹子们的萌点啊!

糙汉一个,画得像个人已经不易了,请轻轻地虎摸我!

不要暴力!谢谢配合!

在开封府买了只……耗子。毕业旅行XD

© 秦岭老狐狸 | Powered by LOFTER